你的位置:微山县文化馆 > 人力资源 > 杨澜丈夫吴征的家世:爷爷是孙中山儿媳密友,曾任汪伪外交部次长
杨澜丈夫吴征的家世:爷爷是孙中山儿媳密友,曾任汪伪外交部次长
发布日期:2022-08-01 12:25    点击次数:53

杨澜与吴征夫妇

大家好,我是兰台。

有人说吴征先生是吴佩孚的后人,这其实大错特错了,吴征先生其实是民国上海滩著名大律师吴凯声的孙子。

吴凯声

01

吴征先生的爷爷吴凯声生于1900年11月12日,虽然出身于江苏宜兴一个商人家庭,但事实上到了吴凯声这一代,家族早已经败落,连书都读不起了。

现在许多资料都说吴凯声曾经在上海仓圣明智大学学习,但是根据中国著名作家叶永烈先生考证,上海仓圣明智大学其实并不是一所真正的大学,只是上海滩犹太裔大商人、大地产商哈同创办的一所慈善学校而已。

但是这所学校有一个好处,不但学费全免,而且哈同还会给学生提供食宿,并且哈同还会聘请外籍教师悉心教导学生英语,在那个年代,学好英文也算是有一技之长。

这里说一个题外话,所谓“仓圣”,就是指的神话传说里发明创造了汉字的仓颉;哈同能把慈善学校取名仓圣明智,可见哈同中文造诣还是相当可以的。

虽然仓圣明智大学不算是正规学校,但是也曾经有多位著名学者在仓圣明智大学授课,比如大学者王国维就曾经在仓圣明智大学教书,吴凯声擅长诗词,大概就是受了王国维教导。

1921年,在仓圣明智大学学了三年的吴凯声遇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机遇,当时同盟会元老吴稚晖在法国里昂创办了中法大学,并且在国内招收120多名官费生。

吴凯声抓住了这次机会,考上了中法大学官费生,跟着吴稚晖赴法留学;吴凯声学习成绩很好,到了法国没多久就熟练的掌握了法语,他在中法大学学习一段时间后,就转往了里昂大学攻读法学博士学位。

1924年,24岁的吴凯声在法国里昂大学法律系获法学博士学位,奠定了他“民国大律师”一生的事业基础。

1926年,吴凯声选择回到上海发展。

因为吴凯声能熟练使用英语与法语,又是正儿八经的“留法法学博士”,所以很快,吴凯声就成了上海滩著名的大律师,同时还担任了一所大学的法学教授。

胡适先生都说过,如果当年他选择去欧洲留学,他很有可能没办法毕业。(胡适原意是欧洲教授太刻板,并不会允许他自由发挥)

民国上海滩

02

吴凯声在上海滩当律师时,确实是一位很好的律师。

他在上海滩第一件引发热议的官司就是1926年的“陈阿堂案件”。

陈阿堂是一位人力车夫,一天一日本水手喝醉了酒,要陈阿堂拉他到十六铺码头。

达到后,日本水手不付车费,陈阿堂向他讨要车费,日本水手竟然恼羞成怒,动手殴打陈阿堂,以致陈阿堂被打成重伤,送往医院之后死去。

吴凯声闻之,立即挺身而出,免费为陈阿堂家属打官司,并出面与日本驻沪总领馆交涉,要求严惩凶手, 恙虫病图片给予赔偿。吴凯声的义举,受到上海媒体的关注与赞扬。日本长崎法庭最终判肇事的日本水手有期徒刑三年,并给予陈阿堂家属以3000元的经济赔偿。

在当时的环境下,这已经是很大的一个成功了。

经过“陈阿堂案件”,吴凯声“为民请命”的人设一下子就立了起来,找他打官司的人是络绎不绝。

但是,吴凯声并没有因此而满足,他深知在上海滩想成为一个大律师,光有学位,有能力还不够,还要有“人脉”,可破落商人家庭出身的吴凯声最缺的就是人脉。

于是,他选择了“从政”,既然家里没有人脉,那他就自己经营人脉。

1928年,他出任国民政府外交部秘书, 兼任外交部、中央银行法律顾问;1929 年夏,他离开上海前往瑞士日内瓦,出任国际联盟中国代表办事处秘书长,兼任中国驻瑞士特派全权公使。

吴凯声在瑞士工作了三年,于1932年回国,此时他完全可以在国民政府的外交部继续干下去,但是他觉得“弱国无外交”,做一个积贫积弱国家的外交官实在不是什么好差事,再加上他觉得自己人脉积累已经足够,于是吴凯声选择离开国民政府,回到上海再做律师。

这一次,他的律师事务所就成了上海滩最大的私人律师事务所;同时,他还兼任国民政府外交委员会委员,上海法学院、东亚大学等校校董及教授,并任中外文化协会理事长。

从1932年开始到抗战爆发这五年,是吴凯声的巅峰时期,这段时间里,亦官亦律师的他不但是上海滩最有名的律师,还担任了几十家单位的法律顾问,其中包括中央银行、哈同洋行、上海工商联合会、码头工会、印刷工会、电车工会等法律顾问,还值得一提的是吴凯声还担任明星电影公司法律顾问以及胡蝶等著名演员的私人法律顾问。

当时,上海滩都盛传吴凯声“与人谈话两个小时可得一根金条,办两件小案可购一辆汽车”,而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滩核心地区霞飞路附近,吴凯声的豪宅里甚至建了一个网球场,可见吴凯声的财力。

另外,在地下党看重吴凯声专业能力找上吴凯声,希望吴凯声帮忙营救被捕地下党干部的时候,吴凯声也从没有拒绝,这也是他1949年后作为“汪伪政权前高官”日子却并不难过的原因。地下党是不会忘记任何一个曾经给予过帮助的人的。

而吴凯声营救地下党成员里最有名的就是1933年“廖承志案”,可以说廖承志能顺利的被营救,吴凯声作为廖承志的律师,是出了大力的。

当时特科一共与四位律师合作,可周总理却说:最大的案子还要找吴凯声。

可以说在抗战爆发前,吴凯声完全就是一个倾向进步的爱国者。

然而,在抗日战争这个大熔炉里,吴凯声却没能经得起考验,他公开投向了汪伪政权。

汪伪政权

03

吴凯声受到汪精卫的赏识,邀他加盟汪伪政府,他竟然答应了。

1939年8月,汪伪国民党“六大”召开,吴凯声当选中央候补委员。

1940年3月,汪伪政府成立,吴凯声任考选委员会副委员长。

1941年9月,吴凯声任汪伪政府驻法西斯意大利大使;1942年2月,兼任驻克罗地亚公使。

1943年9月,吴凯声任汪伪政府外交部次长。同年,任汪伪中央政治委员会最高国防会议副秘书长

关于吴凯声为什么会在抗日战争期间落水当汉奸,历来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吴家人的说法,说他是奉命潜伏于汪伪政府,掩护情报人员,家中还曾藏有电台。但抗战胜利后,由于他的倾向进步,国民党当局翻脸不认,仍以汉奸罪论处。

但是这个说法并没有被学术界所采纳。

不管是叶永烈先生还是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经盛鸿教授都不认可吴家人的说法,就认为吴凯声是自愿落水的,并不是奉命潜伏。

经盛鸿教授更是不客气的称呼吴凯声为“大汉奸”,而且还对吴凯声97岁因病在上海去世颇有一些看法,经盛鸿教授原文是“

(吴凯声)竟得以善终

”。

按理说,吴凯声这种汪伪政权前高官大汉奸,在建国后肯定也没有什么好下场,事实上建国后吴凯声也确实因为在抗战时当汉奸而再次被捕,并且在苏北大丰农场劳动改造。

一直到1955年,陈毅元帅在一次讲话里提到1930年代吴凯声曾不避嫌疑为地下党员辩护,觉得吴凯声确实曾经对革命有贡献,而且他一直在汪伪政权外交系统工作,作恶有限,从1945—1955年改造了十年(1949年曾短暂被释放,上海解放后再次被捕入狱),也算赎清了前罪,于是将其释放。

改革开放后,吴凯声的境遇得到改善。他受聘为外国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特邀研究员、中国国际文学研究员、华东师大历史系教授、顾问。1982 年,吴凯声被聘为上海市文史馆馆员。由于早年吴凯声在法国求学和工作的经历,他曾与许多法国名人渊源颇深。比如1984年11月,法国总统密特朗和夫人访问上海时,就曾在法国驻沪总领事馆特地宴请吴凯声及家人。

蓝妮与吴凯声、吴立岗及吴征夫妇

后来孙中山先生之子孙科的二夫人蓝妮回上海定居,蓝妮过八十岁生日的时候还专门邀请吴凯声这位昔日好友赴宴。

吴凯声晚年多次提到国家对他的优待,他曾经多次表示过“这几年我那美籍的老丈人、在西德四十余年的兄弟和一些老朋友,都劝我到国外去。可我这把老骨头,无论如何也要埋在自己的祖国的。”

说真的,吴征先生的经历虽然也算得上传奇,但是和他的爷爷相比,那还是要差不少的。不过都说吴征先生待人如沐春风,和谁都能打成一片,看来这也是得到了吴凯声先生的真传。

END

参考资料:

《民国大律师”吴凯声》,叶永烈,《看历史》2016.6;

《南京沦陷八年史》,经盛鸿,社科文献出版社;

《我所知道的蓝妮婚恋及家庭》,《世纪》2018年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