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微山县文化馆 > 互联网资讯 > 作为中华第一帝国的掘墓人,陈胜可不是一个农民那么简单
作为中华第一帝国的掘墓人,陈胜可不是一个农民那么简单
发布日期:2022-08-01 15:01    点击次数:160

大秦最后一轮明月——败军之将章邯(2)

主笔:闲乐生

当秦二世立,天下莫不引领而观其政,结果竟是这般,故山东六国的豪杰们怎能不蠢蠢欲动,他们现在等的,就是一个振臂一呼的带头者,至于此人贤否愚否、贵否贱否,都不是很重要。

大泽龙方蛰,中原鹿正肥,秦二世暴政仅三个月后,立国五百年的大秦江山就被他折腾得奄奄一息了。于是,当大泽乡的一席暴风雨倾盆而下,大秦帝国的掘墓人突然如雨后春笋般从帝国的各个角落冒了出来,绵延不绝,气势惊人。

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七月,一支九百人的小部队开到了泗水郡蕲县大泽乡(在今天安徽省中部宿州市附近),他们都是被帝国征发去渔阳(今北京市附近)戍边的“闾左”之人,唐代司马贞《史记索隐》认为,所谓闾左,就是免除徭役的军吏(秦时复除者居闾里之左),这说明秦二世上马的工程项目太多,已经无人可征,只有加重法律,将这些免役的地方军吏“適戍渔阳”,其实就是通过各种连坐制度让他们“被犯罪”,然后发配守边疆(注1)。

有两个在史书上没有留下名字的将尉负责押送这支队伍,他们并不知道,这九百戍卒就是帝国的掘墓人,当然,也是他俩的。

他们也不知道,在这九百人中,有两个即将名垂青史的一代人杰,陈胜、吴广。

陈胜与吴广的官职是屯长,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军吏(一屯为五十人),爵位应在不更与大夫之间。另外,陈胜字涉,吴广字叔,而当时下层民众姓氏意识极其淡漠,很多秦末汉初贫民的墓志与契卷中都有名(往往是俚名)无姓,更别说字了,足见此二人至少应是落魄的士人,而非普通贱民。

这样我们就可以深深理解他们的怨忿了。他们本是大时代下可怜的破落子弟,辛辛苦苦奋斗了一辈子,总算又从雇农混上了屯长,眼看再努力一把就可以实现阶级跃升,如今却又被適戍边疆,前途渺茫,出路在何方?

偏偏这时候,大泽乡还下雨了,暴雨,没办法继续前进,他们只有等,等雨过天晴。

可是这场暴雨下了太久太久,就跟“天下苦秦久矣”一样久,终于,他们误期了,这可怎么办,秦法严酷,误期可是要杀头的(注2)。

面对杀头之罪,陈胜吴广相与谋道:“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

逃跑也是死,举事也是死,都是死,为国而死可以吗?——看来,陈胜举事为的是“国”,这个国,当然不是秦帝国,而是楚国。陈胜与吴广都是有着秦国军官身份的楚国遗民,举事的原因是对自己供职的大秦帝国彻底失望,所以要“天父地母,反秦复楚”,总之绝不是教科书上所谓一群农民想推翻剥削阶级的统治。

举事的动机与目标都有了,下一步就该商量举事的品牌了。商场需要品牌效应,造反也一样。

陈胜分析道:“天下苦秦久矣。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扶苏年长且贤,只因屡谏始皇,遂致迁调出外,监领北军。二世篡立,竟无罪杀之。百姓多闻扶苏之贤,却未知其死也。项燕为楚将,数有功,爱士卒,楚人怜之。或以为其已身死,或以为其已出亡。我等如欲起事,最好托名公子扶苏、项燕(注3),为天下倡,则必多闻风响应者。”

吴广一听,这是个好办法啊,他俩都是寂寂无名之辈,如不找些鼎鼎大名的品牌出来号召群众,只靠这区区九百人,想对强大到令人战栗的秦王朝发起攻击,恐怕死的会比去渔阳还快。

计议已定,说干就干,某月黑风高杀人夜,陈胜吴广请两个将尉喝酒, 选项卡趁其醉格杀之,然后召集戍卒,道:“诸位,此行为雨所阻,已是误了行期。按起军法,都该斩首。假令侥幸得赦,戍守边疆,死者也是十之六七,奈何?”

众人茫然不知所措。

陈胜复道:“今二尉已为我二人所杀矣!”

众人大惊。

陈胜突然振臂高呼,喊出了一句相当有煽动性的slogan:“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戍卒们的热血沸腾了——建功立业,这是每个热血男儿毕生的梦想,轰轰烈烈干一番大事业,死了也值啊!——大家于是齐声高呼:“大楚兴,陈胜王!大楚兴,陈胜王!!……”

滂沱暴雨剧烈的敲打在每个人狂热的脸上、身上,却分毫不能浇熄他们胸中渴求功名的熊熊欲焰。

陈胜不愧为一个出色的政治鼓动专家,要知道在秦以前甚至包括在秦朝的政治制度下,士人通过努力,或许可以成为将相。但毫无资源的城市贫民想要当官,甚至成为王侯,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当时帝国遍布逃亡苦役者,其中不乏江湖英豪(注4),但大家都恐惧于暴秦的威势,或囿于千年来的思维定式,大多还只想做个逍遥快活的山大王,乐活一天算一天,压根还没想过推翻帝国称王称霸的事儿。

所以陈胜这句话,不仅给大泽乡戍卒,也给所有江湖豪杰们指出了一条极度危险却曙光万丈的道路,那就是——举大名,起大事,想前人之未敢想,做前人之未敢做,卑贱之身,也能称王称帝!

于是,反抗暴秦的第一枪打响了,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号称大楚,一战下大泽乡,二战下蕲(今安徽宿县),三战又连克蕲以东的铚(安徽宿县)、酂(河南永城)、苦(河南柘城)、谯(安徽襄县)诸县,及至兵临陈城之下(今河南淮阳),陈胜军已增至车六七百乘,骑千余,卒数万人。

短短十几天,九百斩木为兵的乌合之众就变成了数万全副武装的大军,这扩张速度,也真是快得离谱了。陈胜吴广敏锐的抓住了历史最好契机,一举创造了奇迹!

还是那句话,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楚人心怀故国,对秦均抱有刻骨的仇恨,他们热爱自由,他们思念旧的秩序,他们永远无法忍受秦帝国古板的法治与惨毒的暴政。所以当陈胜挺身而出,楚人们都沸腾了,同去同去,翻天覆地革命去!

陈城,远古时为伏羲圣地,春秋时为陈国国都,战国后属楚,后期称郢陈,白起陷鄢郢后曾为楚故都38年之久,自它被秦攻占的那一刻起,这里的楚人们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反抗,多少故楚精英、豪杰蛰伏在这座历史名城内,就等着群起发难的这一天!

现在好了,一支强大的楚国力量已席卷而来,那还等什么,共举大事吧!

于是,里应外合之下,帝国在故楚之地最重要的一个战略基地被陈胜轻松拿下,楚人们算是拥有了自己的革命根据地。时隔十四年,秦楚之争终于再次开启,并将在接下来的数年中成为历史的主导!

陈胜攻下陈城后,势力持续扩张,不多久功夫,就来了一大批英雄豪杰云集到他的座下,包括魏国名将信陵君魏无忌的门客、大梁名士张耳和陈馀,魏地豪杰周市,楚上蔡豪杰蔡赐,楚陈地名士武臣和邵骚等,其中甚至还有带着儒家礼器不远千里前来投奔的孔子后裔孔鲋。孔鲋乃孔子的第八代嫡孙,父亲孔慎曾经做过魏相,他自己也曾被秦始皇封为文通君(见《阙里谱系》),这可是一个真正的大儒与世家子弟,却委质为臣于匹夫称王的陈胜。看来,焚书坑儒后,儒家在秦真是没有活路了。秦的强权,堵上了所有人的嘴巴,也堵上了所有人的生路,每堵上一处,压力就要增大,结果就像高压锅一样不断膨胀,最后爆炸。

于是,这些英雄豪杰与德高父老们都向草民陈胜劝进道:“将军身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功宜为王。”

陈胜自小就有燕雀不知的鸿鹄之志,如今大翅得展,自然不加客气,遂自立为陈王,国号“张楚”,也就是“张大楚国”之意。从姓氏上来看,陈胜很可能是陈城所在的古陈国国君的后裔,他在这里自称陈王,也可算是意义重大。

另外,十四年前,昌平君就是在陈地易帜反秦并最终自立为楚王的;而参加陈胜军队的陈地三老豪杰,也有很多人当年参加过那次反秦起义。当年,他们击败李信二十万大军,差点葬送了大秦统一之路;如今,他们要再次揭竿而起,将整个大秦葬送!

于是,当张楚这杆迎风飘扬的旗帜在陈城冉冉升起,四方豪杰开始争相起义,纷纷杀死当地秦政府官员,举兵响应陈胜,山东六国之地,几千人一队的反秦武装比比皆是,星星之火转眼燎原。看来,秦的法家思想虽然主张专制皇权至高无上,但其疏于核心价值观建设(注5),反而对于皇权的权威性与神圣性不利,一旦“法术势”的堤防溃决,就如曹操所言“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矣。

而作为一个从社会中层跌落的草莽英雄,陈胜除了有些策划与演讲的本领,能力其实很一般,论军事远不如项羽韩信,论政治远不如刘邦萧何,论谋略远不如张良陈平,甚至在秦末楚汉群雄中随便挑一个出来,也比陈胜强些。但陈胜胜就胜在其虽燕雀之身,却有鸿鹄之志,所以关键时刻敢为天下先!特别是在历经千年周朝血统政治之桎梏、又经虎狼暴秦法家高压之统治,天下人无不战栗恐惧,敢怒而不敢言,敢言而不敢做,陈胜却振臂一呼,奋然而起!这种巨大的勇气实在令人折服。

数年前,当秦帝国庞大而精锐的步骑警卫簇拥着秦始皇盛大的车马仪仗巡行天下的时候,在满地乌压压跪倒的人群中,亭长刘邦发出了艳羡的呼喊:“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而豪杰项羽的重瞳中也冒出了狂热的神采:“彼可取而代也!”

但先他们一步而传遍天下的却是陈胜振聋发聩的吼叫——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不管是六国的旧贵族、精英、游侠还是底层民众,都可以亡秦,反抗者不分贵贱,掘墓人遍布天下!

注1:《汉书 晁错传》中记录的晁错上书也反映了此事:“秦民见行,如往弃市(一旦被征发犹如被问斩),因以谪发之,名曰‘谪戍’;先发吏有谪(有罪之吏)及赘婿、贾人,后以尝有市籍者,又后以大父母、父母尝有市籍者,后入闾取其左。”蒙恬篇提到的岭南秦军,也属于这种谪戍。

注2:按照成书于战国晚期的云梦秦简之《秦律十八种 徭律》:“御中发徵,乏弗行,赀二甲。失期三日到五日,谇;六日到旬,赀一盾;过旬,赀一甲。其得?(也),及诣。水雨,除兴。”秦政府征发徭役,对迟到者最高处罚只不过缴纳价值一副铠甲的罚款,而且因为大雨导致的迟到和误工,是不会进行处罚,而且会取消征发的命令。但史书记载到这里却说误期要杀头,一种可能这是军事行动,不是普通徭役,不适用《徭律》;另一种可能则是赵高胡亥已全盘修改了祖宗定下的秦法,据《史记 秦始皇本纪》,秦二世即位后,“乃更为法律,务益刻深。”

注3:看来扶苏虽为秦公子,却在楚人之中也有一定的影响力,且曾被寄以厚望。李开元先生考证认为,陈胜以扶苏、项燕并提,或许扶苏的母亲是故楚王室的女子,他本身就是当年秦楚联姻的产物,故为楚人所尊信。但个人以为,陈胜吴广这么做,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统战帝国长城兵团与秦人中同情扶苏的力量,毕竟陈胜吴广既是楚人,也是底层秦吏,他们懂得从另一个角度思考问题。

注4:如亡匿山林的刘邦,“亡之江中为群盗”的英布,以及“渔钜野泽中为群盗”的彭越;若不是陈胜首倡,他们或许要做一辈子边缘人。

注5:这个可支撑中国古代王朝治理体系且能让天下大多数人接受的的核心价值观(或者说文化价值理念),要到汉武帝时期才基本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