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微山县文化馆 > 互联网资讯 > 被美做空机构称夸大收入,蔚来火速否认
被美做空机构称夸大收入,蔚来火速否认
发布日期:2022-07-22 03:03    点击次数:102

  (文/张家栋 编辑/娄兵)2021年年初,在《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还蹭凭借1.28万亿的个人资产首次登顶世界首富。被誉为硅谷钢铁侠的马斯克和他的特斯拉,甚至一度被奉为新势力造车的灵魂象征。

  2020年,顶着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市场压力,特斯拉股价全面爆发。一季度的盈利以及电池日的召开,都令特斯拉以一己之力,带动了全球的新能源车行业。

  而2020年,也是中国三大造车新势力“蔚小理”全面在纽交所IPO的年份。尽管早一年的蔚来汽车由于风波不断,股价在2020年初跌至谷底,但在特斯拉的带领下,蔚来股价不断突破上市以来新高。

  然而,自今年年初开始,全球刚刚兴起的电动车行业,却给特斯拉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全球车企的转向以及社会面带来的经济压力,让依靠资本融资的新势力们骤然止步。数据显示,自去年11月至今,蔚来美股价格从42美元一度下滑至6月初的17美元。

  进入6月下旬,蔚来上海创新港总部测试车坠楼事件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在蔚来汽车的官方APP上,车主们更是集体要求蔚来汽车高级公关总监马麟辞职,承担起相应的责任。而蔚来内部流传出的群聊记录,更是引来集体的攻击。

  祸不单行。29日,美国做空机构灰熊(Grizzly Research)发布了一份报告,称蔚来通过夸大收入和提高净利润率来达到目标。截至收盘,蔚来股价在大洋彼岸应声下跌了2.57%。

  针对该报告,与测试车意外事故的反应不同,蔚来第一时间发布了相应的通告,对灰熊报告内容进行了否认。

  压力转移

  根据蔚来发布的2021年财报显示,蔚来全年实现营业361.4亿元,其中整车收入达到331.7亿元。净亏收窄至40.2亿元,同比收窄24.3%,整车毛利率达到20.1%。蔚来高额的整车收入来源于其整车交付量的大幅提升与相对较高的平均售价,2021年,蔚来共交付9.1万辆汽车,同比增长109.1%,同时其产品平均售价达到了43.7万。

  从数据面来看,2021年是蔚来整车业务全面向好的一年, 恙虫病图片正如当年特斯拉股价的起势源于经营利润的转正。从蔚来的财报数据不难看出,逐年快速减少的净亏水平,有望帮助蔚来获得资本层面的更多认可。

  尽管蔚来在业务端的表现颇为出色,但做空机构灰熊仍在报告中指出,蔚来很可能利用一个未合并的关联方——武汉蔚能,为蔚来汽车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具体原因上,灰熊表示,2020年8月,蔚来与宁德时代等公司组建了武汉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经过后续投资,目前蔚来掌握电池公司19.8%的股权。从2020年四季度财报开始,蔚来财报业绩大幅超出市场预期。而蔚来的获益,极有可能源于武汉蔚能。

  根据灰熊的推测,蔚来将电池业务单独拆分,其目的是为了提升蔚来汽车电池业务的营收。即便蔚来称“换电业务需要更多的电池”,但灰熊团队指出,据调查蔚能并没有独立仓库储存从蔚来购买的电池,所以蔚能采购的电池,大概率仍在蔚来自身的换电设备中,但这部分超额电池的开销,却从蔚来汽车本身转移至了蔚能。

  灰熊在总结时称,蔚来此举能够在电池有效使用期内将大笔电池购置费用从利润中缩减。如果将此数据计入蔚来财报,其2021年前三季度的亏损将从18.74亿元人民币增加近一倍到36.9亿元人民币。

  此外,灰熊还指出蔚能的高层管理人员沈斐、陆荣华均为蔚来的现任高管,这些行政职务所构建的巨大利益冲突,令蔚来能够轻松实施上述计划。

  报告的另一部分还指出,蔚来创始人李斌虽被誉为中国的马斯克,但其参与过的初创企业——易车、摩拜等企业均经历了股价或估值暴跌。灰熊还提到蔚来的用户信托和瑞幸造假的关系问题,以试图证明李斌是一位不合格的投资人并表示蔚来汽车正处于治理不佳的状态。

  对此,蔚来汽车回应称:“公司已观察到这份报告。该报告内容充满了大量不实信息以及对蔚来披露信息的误读。蔚来一直严格遵守上市公司相关准则,目前已针对该报告启动相关程序。”

  蔚来的未来

  面对资本层面的压力,蔚来或许已经不再如2019年独自摸索时危机四伏,但面向未来市场,在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面前,蔚来的压力实则只增未减。

  一周前,蔚来汽车刚刚因为上海坠楼事件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今年以来,蔚来用户也频频反映“车门无法解锁/上锁、无前兆的整车断电/刹车失灵”等问题。在多起事件中,蔚来曾不止一次透露出“车辆没问题”的表态,却忽略了对车主、产品质量和人文关怀的正面回应。

  与测试车辆坠楼事件后迟迟不做回应不同,对于本次做空事件,蔚来快速回复表示做空报告信息有误,但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公布具有说服力的数据与说辞。

  根据 “蔚小理”发布的2021年财报显示,三家新势力在全年交付量均接近10万辆,领先于其他新势力企业。营收方面,蔚来以361.3亿元领先于理想的270.1亿元与小鹏的209.9亿元;研发投入方面,蔚来全年投入45.9亿元,理想为32.9亿元,小鹏为41.1亿元。

  尽管蔚来看似有着最高的营收与研发投入,但作为以智能化与电动化为核心的新势力企业。相较于单纯的营收数字,研发营收比更代表了企业健康发展的重要标准,对于车企而言,研发营收比越高,也就意味着技术端的投入越大。

  从数据来看,自从去年李斌表示蔚来品牌将坚持走高价值后,蔚来在市场中的表现便开始呈现出波动态势。今年前5月,当哪吒、零跑纷纷加入万元俱乐部时,蔚来却以3.7万辆的累计销量,落在了一线集团的末位。

  对此,蔚来在今年的月销报告中多次提到是供应链与芯片问题所致的产能不足,不过,从横向市场的对比与时间跨度上来看,蔚来的危机远非其口中谈及般轻松。

  曾几何时,作为难兄难弟的李斌、理想与何小鹏还在社交媒体上“忆苦思变”,而彼时刚刚拿到合肥政府资助,且新车颇受好评的蔚来汽车也在市场中风光无两,占据C位。

  只是,如今的蔚来汽车,不仅在销量上不复往日独领风骚的辉煌,似乎也成为了资本市场“重点关照”的新对象。自灰熊发布报告后,蔚来汽车美股盘中跳水,报收22.36美元/股,远低于理想汽车的37.07美元/股与小鹏汽车的32.66美元/股。这次,蔚来汽车能否安稳渡过新一轮的“至暗时刻”呢?

责任编辑:祝加贝